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文明辦  主辦
              中國文明網  |   未成年人網  |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  |   天府文明論壇  |   投稿  |  熱線電話:028-86980191
              青蒿素是“西藥”還是“中藥”
              2015-11-25 13:36:00 四川文明網
              分享到手機

               
                近日,屠呦呦和她的青蒿素火了,各大主流媒體都在為中藥搖旗吶喊,認為諾獎對青蒿素的肯定是中藥揚眉吐氣的大好時機,但個人認為青蒿素雖然有著中醫藥的家世,但就其出生過程和最終成形的模樣而言,它其實已經和中藥脫離了關系。中醫藥歷來不被國際社會認可,甚至在國內,也有一些知名人士公開站出來反對中醫藥。究其原因,問題出在中醫藥本身,中醫藥屬于傳統醫藥,是人類經驗積累的產物,而非科學方式實證的產物。
                把“中醫”和“西醫”對立成兩個概念,是有失偏頗的,而且特別易于使那些民族主義者和文化沙文主義者的偏激情緒受到鼓動。所謂“中醫”和“西醫”,其實是傳統醫藥學和現代醫藥學的兩個代表,我們可以用更為中立的概念來討論這個話題——“傳統醫藥”和“現代醫藥”?!皞鹘y醫藥”是人類特別是從事醫藥行業的人類世代積累下來的生存智慧和生存經驗,所利用的醫藥資源大多是一些植物、動物和礦物質,由于古代有著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類跨區域文化交流有限,而且醫藥資源也因地各異,所以傳統醫藥有著自然區域特性,并在所在區域形成一種獨有的文化。在這一點上,不獨是中國人,世界各國的人類在古代社會里都在使用傳統醫藥,這里當然也包括使用所謂“西醫”的歐洲人,只不過各國的傳統醫藥的發達程度不同。中醫藥以自身悠久的歷史傳承、獨特的醫藥學體系、龐雜的醫藥學典籍以及對韓、日、越等周邊國家的影響而成為傳統醫藥學中的佼佼者。直到現代社會,西方的傳統醫藥學基本上都已退出歷史舞臺,但中醫藥仍保持著頑強的生命力活躍在醫藥學領域并仍是中國人尋醫問藥的主流取向之一,而且在世界范圍內也不斷傳遞著影響力,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但我們以現代科學的實證態度來對待中醫藥,不得不遺憾地承認這樣一個事實,經過大樣本的對比實驗證實的現代醫藥才是科學的醫藥,而中醫藥確實存在病理研究不明確、治療原理不明確、藥理機制不明確、作用成分不明確等的爭議。必須說明的是,筆者并不反對中醫,也不懷疑多數中醫藥的療效,自己也要使用中醫藥,并曾經是中醫藥的受惠者。但就事論事,科學是必須立足于實驗的,而不能立足于經驗,比如我們說某一味中藥或者某幾味中藥混合在一起(大多數是煎服)可治療某一種疾病,但我們并不能說出是這幾味藥中的什么成份起到的作用。
                很多人習慣把“西藥”這類化學藥物與“中藥”這類天然藥物對立起來,其實是沒搞清楚一個事實,兩者治病時起作用的物質基礎都是化學成分,只是西藥說得清楚是什么化學成分,中藥說不清楚。打開一盒“西藥”,拿出說明書,你會看到成份一欄,寫著很多拗口且古怪的化學式,但在“中藥”說明書的成份那里我們可能會看到熟悉的“黃連”、“陳皮”、“當歸”、“蒼術”等等。如果某一天你拿到一盒青蒿素制成的藥物,相信在它的說明書上,一定也有些拗口且古怪的化學式。不論中國古人利用青蒿治“瘧疾寒熱”的歷史多悠久,屠呦呦等人如何受到中醫藥的啟發,在青蒿素通過現代科學方法被提煉出的那一刻,它就注定脫離了中藥這個母體而成為了現代藥??赡苡腥藭f,即使是現代藥,那也是現代中藥,好吧,我只是想問,它和同樣依靠提煉和實驗而發明的現代西藥,區別在哪里?僅僅是產生的國家不一樣?傳統醫藥學有著明顯的地域差異,可以分出所謂“西醫”“中醫”來,但現代醫藥學有必要劃分地域嗎?
                中藥有許多說不清楚的地方,中醫的很多理論就更說不清楚了,然而,這些理論卻是中醫擁護者們最為津津樂道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構成中醫學理論基礎——陰陽五行學說,中醫認為人體是氣、形、神組成的統一體。五行有金、木、水、火、土,臟器有心、肝、脾、肺、腎,藥性有溫、熱、寒、涼、平,按照五行之間的關系,中醫又衍生出相生、相克、制化、勝復、相侮、相乘、母子相及、君臣相佐等等復雜的病理和藥理關系。所以就有人說了,中醫的優秀之處在于看重的是整體治療,而非西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局部治療。這種理論雖然宏觀且深奧,但其中蘊含著大量形而上的玄學理論,甚至還參雜著迷信的成份,而非純粹的科學。直到目前為止,不論中醫藥有過多么豐富的成功醫療案例,整體治療比局部治療孰優孰劣,但它的基礎理論仍然只是一個假說的理論,并沒有得到科學的檢驗和證實,人類對自我這個復雜的機體的運作奧秘還有待進一步發現。
                形而上的理論很容易被迷信,由于沒有科學的標準,人們只能相信醫藥師依靠個人經驗做出的判斷,所以庸醫騙子很容易混入這一行業,而神秘主義和迷信色彩也一直籠罩在中醫藥的頭上。想一想,我國在上個世紀未的氣功熱,想一想,那么多魚龍混雜的氣功大師,想一想,那些被我們炒出天價的花花草草,我們難道不該警惕對中醫藥的盲目崇拜嗎?
                有很多常見病都屬于“自限性疾病”,這些病在發生發展到一定程度后能自動停止,并逐漸恢復痊愈,換句話說,你不治它過段時間它也會在人體免疫系統的修復下變好。有個調皮話叫做:感冒吃藥一周好,不吃藥七天好,盡管這句話不確切,對癥的正規藥物肯定是可以緩減癥狀的,但也提出了一個問題,那些我們通過治療“治好”的自限性疾病,到底是治療的功勞,還是我們自身的免疫系統的功勞?大家還可以搜索一下“安慰劑效應”,指病人雖然獲得無效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癥狀得到舒緩的現象,簡單說,就是積極的心理暗示和藥物一樣有治療作用。這也是為什么我們總是要鼓勵病人,并給他們帶去積極的情緒。比如某個人得了病,被某大師推一下背,發一下功,他的病就真好了,但可能并不是“氣功”起了作用,而是他相信大師、相信氣功的療效而導致病情好轉。那問題又來了,那些我們通過治療“治好”或“緩減”的疾病,到底是治療的功勞,還是我們心理預期的功勞?
                由此可見,要證明一種治療手段對某一癥狀是不是真正有效,個人經驗往往是靠不住,不是你吃了藥,病好了,這個藥就真的有效,要證明這一點,必須經過大量的臨床實驗,提取大量的實驗樣本進行比照分析,而中醫藥缺乏的正是這種科學實驗的檢驗。
                中醫藥已經根植在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我們有個頭疼腦熱,長輩就會給出籍于經驗的治療建議,我們也很自然地傾向于相信某種偏方的療效。拿某某草煎水喝這類治療方法大多數人都應該體驗過,不管有沒有效,只要不損害健康也無傷大雅,但像吃爐灰、吃糞便、喝尿這類的偏方則不知道是為了治病還是害人了。對于身體機能還沒發育完善的嬰幼兒,服用偏方往往會產生嚴重后果,此類報道并不鮮見,例如某地一嬰兒哭鬧,父母誤認為是驚風,聽信鄉村“偏方”,把朱砂、蜈蚣、全蝎等磨成粉喂食,結果導致孩子泌尿道感染。在一些農村地區,“祖傳偏方”離譜程度已不僅僅是用來治病,更是一種禳災的手段,在某論壇上,就有母親抱怨農村來的婆婆:月子里寶寶睡覺不安穩,一驚一咋的,婆婆竟然給寶寶喂食公雞雞冠上的雞血。如果這樣也能稱之為醫學,那和原始社會的巫術有何分別?
                青蒿素的成功提取恰恰證明了以“西醫”為代表的現代醫學才是醫學發展的正確道路,這種“提純—再試驗—測定化學結構—分析毒性藥效—動物試驗—臨床試驗—提取工藝的優化—生產工藝”的模式,是所有現代正規藥物出廠上架前必經的流程。而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傳統中醫藥是一個有待開發的寶庫,只要以科學精神和科學的方法去發掘、去驗證,讓中藥成為藥效藥理以及毒副作用都十分明確的真正藥物,中醫就能真正為現代醫學的發展做出更多、更大的貢獻。(常新龍)

              編輯:雷佳

              掃二維碼手機瀏覽及分享
              宣傳動態

              文明公告
              本網策劃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開

              四川文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