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文明辦  主辦
              中國文明網  |   未成年人網  |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  |   天府文明論壇  |   投稿  |  熱線電話:028-86980191
              鐵心跟黨走——獻給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
              2021-07-01 09:32:00 四川日報
              分享到手機

               

                6月30日,遂寧市市民中心廣場,社會各界代表1000余人齊聲高唱《唱支山歌給黨聽》,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劉昌松攝(視覺四川)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對百年間砸爛制度枷鎖、沖破盆地束縛、拼出美好生活的四川來說,煌煌黨史的深刻啟示,可以一 言蔽之——鐵心跟黨走。

                1987年6月,鄧小平在會見南斯拉夫客人時談過一則軼事: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贊成改革。有兩個省帶頭改,一個是四川省,一個是安徽省,“我們就是根據這兩個省積累的經驗,制定了關于改革的方針政策”?;赝倌?,黨一聲令下,四川的黨員、黨組織和四川人民,義無反顧、沖鋒在前的畫面清晰如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不少四川人扛著雜牌步槍跟著黨南昌起義,打響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第一槍;解放戰爭時期,作為黨在國統區唯一公開的省級領導機關,四川省委帶領群眾迎著機槍口走上街頭譴責國民黨暴行,領導全川人民建立起反對國民黨統治的第二條戰線;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為筑牢長江上游重要生態屏障,逾10萬四川森工響應黨的號召,放下舉了半輩子的伐木斧頭;新時代,四川的黨員干部帶頭扎進大涼山、扎進烏蒙山區,去最貧困的地方、干最艱巨的任務,和鄉親們齊心協力啃下最硬的“骨頭”,兌現黨向世界作出的莊嚴承諾。

                不猶豫遲疑、不爭論觀望,四川的黨員、黨組織和四川人民鐵心跟著黨,跨溝坎、涉險灘,歷經艱難曲折、付出巨大犧牲,百折不撓、越戰越勇,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這是1921到2021四川這100年求索奮進最硬核的脈絡。這是1921到2021黨這100年團結人民改造世界最動人的篇章。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走過的歷程,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走過的歷程,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用鮮血、汗水、淚水寫就的,充滿著苦難和輝煌、曲折和勝利、付出和收獲,這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不能忘卻、不容否定的壯麗篇章,也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繼往開來、奮勇前進的現實基礎。

                打開百年黨史,我們不僅要看清楚“是什么”,更要弄明白“為什么”。在茫茫黑夜中,為什么選擇跟黨走?在曲折道路上,為什么鐵心跟黨走?在浩蕩潮流里,為什么篤定跟黨走?回答好這些問題,方能在新的征程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敢破敢立、敢闖敢試,跟著黨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

                

                現在已很難想象百年前四川的境況。上個世紀初,歐洲地質學家阿諾德·海姆長途跋涉來到四川,用相機記錄下這個當時中國最黑暗、最混亂、人民受壓迫受剝削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政治上統治殘酷,婦女社會地位低下;經濟上橫征暴斂,一年預征數年乃至十年田賦的苛政遍及全省;軍事上軍閥混戰,平均每月爆發兩次戰爭,即便省會成都也隨時可能變成子彈橫飛、尸橫遍地的戰場。

                于焦急彷徨中,無數仁人志士艱難探索,尋找救民于水火的出路,但都抱憾而終,直到馬克思主義洞開一個全新的世界。在馬克思之前,紛然雜陳的各種觀點和路徑都是為統治階級剝削階級服務的,馬克思主義用如椽之筆第一次描繪了一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會,耀眼的光輝讓剛剛醒來的東方雄獅再也坐不住了。

                共產主義理想仿佛黑暗中的燈塔,1921年7月,一個以此為奮斗目標的政黨——中國共產黨的成立,讓水深火熱中的中國人民有了前進的主心骨。1926年2月底,四川最早的省級黨組織建立,全川革命事業有了領導力量。理想信念之火一經點燃,就永遠不會熄滅。百年間,無數四川人在崇高理想的召喚下,跟著黨赴湯蹈火。新中國成立前,四川省級黨組織14位早期主要領導人中,就有8位壯烈犧牲,更多的共產黨人矢志不移,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后繼。

                映照在一代又一代義無反顧跟黨走的人們臉龐上的,不僅有理想之光,還有真理之光。

                真理,只有真理,才能照亮通往理想的道路。在馬克思提出科學社會主義之前,人類建立理想社會的想法早已有之??障肷鐣髁x者們懷著悲天憫人的情感,有很多美好的設想,但由于沒有揭示社會發展規律,沒找到實現理想的有效途徑,也就只能停留于“空想”。直到馬克思主義的出現,其創建的唯物史觀和剩余價值學說,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揭示了資本主義運行的特殊規律,為人類指明了從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國飛躍的途徑,為人民指明了實現自由和解放的道路。

                不可將“馬氏的學說”就“那樣整個拿來,應用于我們生存的社會”,盡管革命先驅李大釗早有預見,但年輕的中國共產黨還是被重重一擊,簡單套用馬克思列寧主義關于無產階級革命的一般原理和照搬俄國十月革命城市武裝起義的經驗,中國革命一度遭遇嚴重挫折。沒有誰會想到,出自1000多年前《漢書》中的四個字——實事求是,會成為馬克思主義的“矢”與中國革命、建設、改革、發展的“的”辯證關系最精彩的注解。中國共產黨用實事求是接過真理的火把,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找到了解決中國前進道路上各種現實矛盾和問題的具體辦法。

                一個精彩的案例是,1980年,四川廣漢縣向陽人民公社的牌子被摘下,取而代之的是“向陽鄉人民政府”。沒有誰會想到,這個帶著露珠的新鮮經驗,會牽動中國農村改革的巨浪,改變億萬中國農民的命運,由此推進的理論探索會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放射出更加燦爛的真理光芒。

                理想與真理就在那里,四川沒有理由不義無反顧飛奔而去。

                

                對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四川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有觀點認為,其源于本地有廉價土地和勞動力,又恰逢實行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的歷史契機,兩相結合使四川得以參與全球產業分工,從而激發出巨大的市場活力,驅動四川實現超常規跨越發展。

                這種說法有其道理,但放眼全球,同時期擁有廉價生產要素、實行開放型經濟體制的地區不少,但極少能實現這樣的跨越發展。四川為什么能取得成功?不少經濟學家在給四川把脈時,都不約而同提到一個觀點,四川對各個歷史時期即將到來的重大機遇似乎有敏銳的準確的預見,進而為牢牢抓住機遇做好了各種相應的“準備”。否則以新中國成立之初貧瘠的家底、封閉的環境、奇缺的人才,四川很難充分分享改革開放,以及其后一次次科技革命產業革命的紅利,也不可能跳出盆地在更廣闊的舞臺上起飛翱翔。

                事實上,四川的“準備”全面、超前且持續。被李白打上“蜀道難”標簽的交通值得細說。1950年四川剛獲解放,3萬多人民解放軍即投入新中國第一條鐵路——成渝鐵路的修建中。此后,即使在最困難的時期,交通建設也一直綿延不停,迄今已建成逾8000公里鐵路、逾30萬公里公路,“四江六港”內河水運體系逐漸打通,航道總里程已超1萬公里。幾天前,成都天府國際機場正式通航,成都成為中國大陸第三個擁有雙國際機場的城市。外界評價認為,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加速構建的關鍵時期,天府機場精準踏著鼓點而來。10多年前的“準備”和鍥而不舍的推進,穩、準、狠。

                再看看產業。1956年,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這是黨在全國執政后召開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中專門論述了“沿海工業和內地工業的關系”,在此思想指導下,一大批重大項目落戶四川。此后,不斷開花結果、發展壯大。到今天,四川已成為現代工業體系最為完備的省份之一。最近,賽迪顧問發布白皮書顯示,成都在中國新型顯示產業版圖中已躍居第四,有專家用“異軍突起”來形容四川和成都的突破。但如果放在更長的歷史中來看,結論可能不一樣:從“一五”時期的萌芽開始,數十年間電子信息產業生態不斷完善,新型顯示產業的“生長”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水到渠成。

                這些“準備”當然是四川的準備,但得以實現的邏輯在于:一是巨量資源的集中投入。只有黨中央才能如此有力有效地動員、組織和整合資源力量,協調各方關系,防止相互掣肘、內耗低效,集中力量在四川辦這些大事;二是能在一個較長的“準備期”中,始終朝著正確的戰略方向持續發力。同樣也只有黨中央的指揮棒,才能讓四川始終保持規劃和決策的持續性、穩定性,一張藍圖繪到底。換句話說,這些“準備”也不完全是四川的準備,上述邏輯實現的過程,也是四川堅決扛起黨在不同歷史時期托付的重大使命的過程。從“大三線”建設到西部大開發,從統籌城鄉改革試驗到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從天府新區建設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四川堅定不移聽黨話跟黨走,不講條件、不打折扣,堅決完成黨中央交給的重要任務,而后又被賦予更重要的任務。如此循環往復,從而一步步跨越發展的“瓶頸”、拓展出新的發展空間。

                黨在960萬平方公里這個大棋局上,每一次落子,都是一次牽一發動全身的戰略布局。我們相信,只要貫徹落實好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就能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

                

                和“發展”同樣重要的,是“發展為了誰”。

                在四川漫長歷史的絕大部分時間里,問題答案都指向極少數人。直至解放前,四川70%以上農戶仍生活在極不合理的土地租佃制度下,“(大地主)坐擁阡陌,食租依稅自有余饒”“佃農則終歲血汗,供田主租石外,不足養其父母妻子者多?!睒s枯咫尺異,竟至于此。

                這有經濟原因,更有政治原因。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瑟夫·斯蒂格利茨認為,繁榮沒有得到分享,經濟增長沒有觸及到公民的多數,是政治體系的一種失敗。

                100年來,中國共產黨走上了一條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謀幸福的道路。這條路是由黨的追求所必然決定——凡是政黨必有其追求,但不同政黨追求不同。不少政黨是為小集團爭權奪利,但中國共產黨只為中國最廣大人民謀利益。從一誕生開始,中國共產黨就把人民立場作為根本立場,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作為根本宗旨。百年間,黨領導人民打土豪、分田地,黨領導人民開展抗日戰爭、趕走日本侵略者,黨領導人民建立新中國,黨領導人民開展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改變一窮二白的國家面貌,黨領導人民實行改革開放、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無不是在為人民的根本利益而斗爭,無不是在為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努力。

                什么是幸福?百年間,在黨的帶領下,不同時代的四川人民朝著那個時代的幸福美好生活闊步前進——

                幸??赡苁且粔K地,就是實現千百年來“耕者有其田”的夢想,黨的隊伍走到哪兒,就在哪兒進行土地革命,四川逾3600萬無地少地的農民因此獲得土地、房屋、耕牛,擺脫了千百年來封建宗法的人身束縛。幸??赡苁且粡堖x票,黨帶領人民創造性地建立了人民代表大會制度,1954年召開的四川省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上,678名人大代表,神圣地投出手中的選票,人民翻身做主掌握起了自己的命運。幸??赡苁且环N感覺,1964年,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坐落在四川大山深處的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厥功至偉,人們挺直了腰桿,意氣風發。幸??赡苁且环N味道,1984年,四川糧食年總產量突破400億公斤,長期困擾四川農村的溫飽問題基本得到解決,此后,糧食持續增產,花色品種豐富的肉類、蔬果消費量不斷攀升,人們的追求從“吃飽”到了“吃好”。

                對百年來接續奮斗的共產黨人來說,幸福更可能是一串沿著時間奔跑的數字:四川城鎮居民人均年收入從“百元臺階”邁上“千元臺階”用了近40年,再上“萬元臺階”用了近20年,上“3萬元臺階”只用了不到10年;城鎮居民恩格爾系數從代表貧困的59%以上,一步步變為意味著溫飽的50%-59%、意味著小康的40%-50%,再到如今代表富裕的30%-40%;全省文盲率從一度超過40%到如今不足4%;衛生機構從業人員從不到1萬人,增至超過50萬人;人均預期壽命從新中國成立初的48歲增至77歲……

                2012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記者見面時說,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2013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說,生活在我們偉大祖國和偉大時代的中國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共同享有同祖國和時代一起成長與進步的機會。有夢想,有機會,有奮斗,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能夠創造出來。

                幸福由人民自己定義,美好由人民共同創造。四川人民信心滿懷。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

                共產主義給我們描繪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但越是光明的前景,通往之路越可能崎嶇不平。這波瀾壯闊的100年當然是由那些收獲的、勝利的、輝煌的故事串聯而成,閃閃發光,但我們也不應忘記那些付出的、曲折的、苦難的故事,風雨如晦。

                1927年秋收起義因敵強我弱而失敗,毛澤東率起義部隊上了井岡山。對這支新遭敗仗的隊伍來說,眼前境況已危險至極——既要應付四面被困、強敵環伺的外部挑戰,又要面對根據地環境險惡、物資匱乏的內部困境,疲于奔命。一些人甚至悲觀地發問“紅旗到底打得多久”。面對看似一片漆黑的前景,毛澤東寫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深刻揭示出中國革命的內在規律和必然趨勢,明確提出下一步工作路線與政策,為黑暗中迷茫的隊伍指明了方向。于是隊伍跟著黨,一步步走出井岡山、走向延安、走向全國。

                “星星之火”由此成為世界認識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重要標簽。前進道路上遭遇重大挫折重大困難的關鍵時刻,黨總會作出正確決斷,采取有力措施,團結帶領人民走出困境,化危為機走向光明,就像火一樣,能夠驅散黑暗和危險,驅散人們心中的陰霾。

                2008年對四川來說是極其艱難的一年。千年不遇的汶川特大地震災害與百年不遇的國際金融危機交織在一起,全球經濟增長減速與國內周期性結構調整疊加在一起。面臨多條戰線作戰、多重困難聚集的復雜局面,正在爬坡上坎的四川被突然增加的負荷壓得喘不過氣來。四川,怎么辦?后來的故事已經被眾多外國學者從不同角度深入解讀,但有一點是共識:如此巨大的地震后,沒發生饑荒、沒出現流民、沒暴發疫情、沒引發社會動蕩,災區城鄉面貌一新、經濟繼續高速增長,創造人類救災史上的奇跡。這,主要得益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優勢。2013年的“4·20”蘆山強烈地震和2017年的“8·8”九寨溝地震,同樣引發外國學者廣泛關注。他們發現,中國共產黨不僅帶領人民戰勝災難,還在災難中總結淬煉出一套科學高效管用的救災和重建的制度成果,這讓各級干部甚至普通群眾在面對各類風險威脅時的狀態有了不小的變化——“更有應對底氣,更加自信和從容”。

                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是漫天星火?!拔沂屈h員我先上!”“不計報酬、生死無論!”去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嚴峻復雜之時,各級黨組織聞令而動,各行各業黨員帶頭在請纓書上摁下紅手印,沖鋒在疫情防護網最重要的節點最危險的戰場。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的戰略思路、戰術措施,以超快的速度和超高的精度,在廣大城市社區和農村村組落地見效。星星之火,迅速成燎原之勢。

                英國社會科學院院士馬丁·阿爾布勞盛贊,中國在應對疫情中的付出和努力堪稱全球典范,中國經驗值得各國借鑒。這到底是什么經驗?我們可以自信地告訴世界:面對重大危機挑戰,群眾跟著黨員走,黨員跟著各級黨組織走,黨組織跟著黨中央走,如此就能上下一條心、擰成一股繩,就能凝聚形成戰勝前進道路上一切艱難險阻的磅礴力量。

                

                1923年10月,四川人吳玉章、楊闇公等自發在成都建立共產主義組織——中國青年共產黨,很快團結起一批進步青年。時隔不久,這群年輕人得到中國共產黨已建立的消息,立即毫不猶豫解散了自己的組織,按中國共產黨的章程入了黨。鐵心跟黨走,首先是鐵心跟黨中央走。

                1872年,恩格斯在總結巴黎公社失敗歷史教訓的時候深刻指出,巴黎公社遭到滅亡,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權威。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新中國發展的歷史也告訴我們,凡是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得好,黨就有力量,黨和國家的事業就興旺發達;反之,黨的領導就會削弱,黨和國家的事業就難以順利前進。建黨初期,中共四川組織建立較晚,黨在四川的領導力量薄弱,四川革命活動因此一度落后;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四川武裝斗爭開展得最為激烈之時,正是四川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執行黨中央決策部署最堅決之時;“文革”結束后,四川各項建設事業能迅速得到恢復和發展,主要得益于黨組織執行黨中央的決策部署堅決不猶豫,黨的領導堅強有力。正反兩方面的歷史經驗,發人深省。我們要始終堅定不移向黨中央看齊,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黨中央坐鎮中軍帳,車馬炮各展其長。

                跟黨走,不僅需要愿望,更需要能力。百年間,黨的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一刻也沒有停止,這正是中國共產黨百年仍風華正茂的秘訣。作為四百多萬分之一的一個黨組織,作為九千多萬分之一的一名黨員,必須始終保持“趕考”的清醒,從“紅色家譜”、奮斗歷史中汲取經驗智慧和前進力量,堅持人民立場,增強憂患意識,樹牢系統觀念,時刻警惕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和消極腐敗的危險,不斷提高政治能力、調查研究能力、科學決策能力、改革攻堅能力、應急處突能力、群眾工作能力和抓落實能力,永葆拒腐蝕、永不沾的政治本色,跟上時代的節拍,跟上黨前進的步伐。

                跟黨走,并不意味著放棄主觀能動性。事實上,無論是廣漢金魚公社的“包產到組”,還是邛崍縣組建的“農工商聯合總公司”,無論是從最早取消糧票,還是率先停止征收農業稅,無論是在全國率先成立民營股份制銀行,還是率先實施中小企業產權制度改革……這些在黨史和新中國發展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事件,都是四川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群眾,堅持實事求是,把黨中央要求與四川省情有機結合起來,創造性推動工作的結果。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黨正帶領中國這艘巨輪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開新局。越是偉大的事業,越需要開拓創新。四川定會更加堅定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繼續義無反顧、沖鋒在前,以革故鼎新的勇氣和銳氣,深入實施“一干多支”發展戰略,深入推進創新驅動引領高質量發展,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不負黨的重托,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更多智慧和力量。

                

                長征勝利數十年后的一天,女兒毛毛向鄧小平提問:“長征的時候,你都干了些什么工作?”鄧小平回答:“跟到走!”

                “跟到走”,四川方言,意為“跟著走”。短短三字,道出百年心聲。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確信,跟黨走,就是跟著理想走、跟著真理走!跟黨走,就是跟著大勢走、跟著潮流走!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確信,跟黨走,就是奔著幸福去!跟黨走,就是奔著光明去!

                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再奮斗15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

                鐵心跟黨走,不只是響亮的口號,跟黨走就必須跟黨一起去戰斗。

                讓我們錨定目標遠征!放眼世界、放眼未來,也著眼當前,做好每一件小事、完成好每一項任務、履行好每一項職責,一步一個腳印,不破樓蘭終不還。

                讓我們迎著困難突圍!想在前面、干在實處,敢于豁出去,堅決頂起來,從高質量發展的難點、堵點、痛點問題中殺出一條血路,越是艱險越向前。

                當中華民族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時,黨的無上榮光,也將照耀每一個為之奮斗的人。(蜀平)

              編輯:張文奇

              掃二維碼手機瀏覽及分享
              宣傳動態

              文明公告
              本網策劃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開

              四川文明網版權所有